"不错!"吴春把大腿一拍,又恢复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讲讲我的罗曼蒂克?" 他甚至都不知道狗群有王

时间:2019-09-25 17:52来源:东莞时间网 作者:聊斋艳谭

  但是獒王的心思李尼玛并不知道,不错吴春把也不知道研究一下领地狗群的阵势——显然不是进攻的阵势而是团聚的阵势。他甚至都不知道狗群有王,不错吴春把獒王是谁,当然也就不会面对獒王察言观色了。其实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转身逃跑。狗群里那些好事之徒会追咬他,但是并不会追上他,狂吠是为了震慑,而不是为了夺命,因为獒王虎头雪獒空飘飘的眼睛里是迷瞪瞪的安详。领地狗们都知道,当獒王需要和平与宁静的时候,任何过于激烈的逞能都会被獒王当作破坏祥和气氛的冒犯记在心里。作为一个必须和草原藏狗尤其是藏獒打交道的外来人,李尼玛应该知道,即使你不会看狗的眼色行事,那也不能以为狗冲你叫就是想撕咬你。另外,除了逃跑此刻他至少还有两种脱身的办法是比较保险的,一是放下怀抱里的衣物大步走开,狗群会把注意力集中在研究衣物上(谁的?好像是齐美管家的,咱们给他送去吧?)而放弃对他的追咬。二是穿戴上怀抱里的衣物迎狗而去,狗群觉得你身上的气味是它们闻惯了的和敬畏着的,自然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遗憾的是,可以做的李尼玛都没有做,不可以做的李尼玛却不假思索地做了。

大约中午的时候,大腿一拍,大大咧咧牧马鹤部落的魔力图大帐房前,大腿一拍,大大咧咧出现了灰色老公獒的身影。它是一路跑来的,累得一摇三摆,几欲倒地。它沿着气味的牵引直奔过去,穿过秃鹫让开的甬道,悄悄地趴在了獒王虎头雪獒威风依旧的尸体前。什么声音也没有,连喘气的微响都消隐在时间背后了。这是椎心泣血,悲痛到无以复加的表示。这样过了很久,灰色老公獒说:獒王啊,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死了,我一路跑来就是不相信你已经死了。说着它站起来,发出了声音。它号着,吠着,呜着,叫着,颤声呜咽着,抑扬顿挫着,这是它老泪纵横的哭声,直哭得远远看着它的人也都流下了眼泪。父亲揉着眼睛说:“真没想到,藏獒跟人是一样的。”麦政委感动地说:“不一样,它们比人更实在。人会这样哭吗?人的哭很多时候是假的,尤其是哭丧。”代表死亡的是无数狼头。一颗颗狼头围绕着沟沿,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悬空窥视着它。它紧张得又蹦又跳,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意识到蹦跳是毫无意义的,就开始奔跑。五十米长的沟底它只用六七秒就可以跑一个来回,跑了一会儿,又意识到奔跑更是无意义的,便停下来狂吠。它第一次用这么大的音量狂吠,发现它越是吠得起劲,窥视它的狼头就越没有离开的迹象。狼也开始叫了,好像有点学它的意思。它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狼,但是它听到过狼的声音。在藏獒面前,天敌的声音本来是泣哀和可怜的,如今却显得放肆而得意,充满了对它的蔑视和挑逗。它暴跳如雷,十次百次地暴跳如雷,终于跳不动了,大汗淋漓地趴在了地上。群狼嗥叫的声音更加得意了,它蜷起身子,闭上了眼睛,浑身开始发抖。它发现自己既是狂躁的也是胆小的,既是凶悍的也是恐惧的,那种在它的遗传中含量极少的怕死的感觉刹那间无比夸张地跑了出来,让它在死与不想死的刀锋上感到了生命的无助和无奈。它用两只大耳朵紧紧堵住了自己的听觉,抱着一种向困厄投降的心态,等待着末日的来临。

  

带着七个上阿妈的孩子,讲讲我的罗两天后送鬼人达赤来到了党项大雪山的山麓原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讲讲我的罗就是走向自己的石头房子,从饮血王党项罗刹的脖子上解开了两根粗铁链子。饮血王党项罗刹几年来第一次看到除开送鬼人达赤以外的人,它瞪起血红的眼睛,带着装满草原的仇恨,迅雷霹雳般地奔跑过来。七个上阿妈的孩子愣住了,惊骇无主地互相撕拽着,转身就跑,边跑边扯开嗓子喊起来:“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戴着獒头面具的操刀手扑向了父亲手中的骷髅刀。父亲把刀高高举起,曼蒂克大吼一声:曼蒂克“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砍了,先砍死冈日森格,再砍死我。”操刀手一愣,还要往前扑。父亲说:“哎哟妈呀,他跟我一样不要命。”说着一刀砍了下去。丹增活佛、不错吴春把索朗旺堆头人和齐美管家以及李尼玛来了。这是四个居住在西结古的重要人物,不错吴春把他们的到来让父亲明白了来去匆匆的冈日森格想要告诉他什么。李尼玛神情紧张地说:“送鬼人达赤来了,有人看见他出现在西结古。”父亲说:“他来就来呗,你们紧张什么?”李尼玛说:“我们担心的是饮血王党项罗刹,它可不能再次落到送鬼人达赤手里。我跟丹增活佛、索朗头人商量了一下,准备把饮血王党项罗刹处理掉,绝了这条祸根。”父亲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用藏话问道:“你们是不是想杀了它?”丹增活佛和索朗旺堆头人都点了点头。父亲说:“那不行,那你们就先杀了我吧。”李尼玛黑着脸说:“你要知道,一旦饮血王党项罗刹回到送鬼人达赤手里,冈日森格就不会安宁,西结古的领地狗也不会安宁,复仇的怒火又会烧起来,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很可能又要逃来逃去,我们进一步杜绝部落争斗、平息草原矛盾、化解仇恨、消除历史遗留问题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父亲说:“这些都是大道理,我不听。丹增活佛,你是我尊敬的佛爷,你怎么也同意杀了这只藏獒啊?”齐美管家说:“它不是藏獒,它是饮血王,是罗刹,是鬼,是送鬼人达赤的毒剑,是魔鬼的寄魂物。送鬼人达赤会把它带走的,带走就完了,就不知还要害死多少狗,多少人了。”父亲问道:“丹增活佛,这也是你的意思吗?”丹增活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父亲又说:“我不会让送鬼人达赤带走的,我会好好看着它。”李尼玛说:“你看不住,它咬死的首先是你。”父亲喊起来:“绝对不会。”

  

丹增活佛的经声顿然消隐,大腿一拍,大大咧咧父亲和大黑獒那日同时跑向了冈日森格,大腿一拍,大大咧咧他们身后紧跟着藏医尕宇陀和梅朵拉姆。冈日森格的眼皮一眨一眨的,在父亲的抚摩下,它的眨眼就像是亲切的回答:没事儿,我好着呢。藏医尕宇陀看了看它浑身的伤痕,边打开豹皮药囊,边念起了《光辉无垢琉璃经》。大黑獒那日心痛地舔着,急切地到处舔着冈日森格的伤口。丹增活佛来到冈日森格跟前,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蹲了下去,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轻轻抚摩着涂了药液的绒毛。藏医尕宇陀不安地说:“它可能活不了,它的灵魂正在离去。”丹增活佛站起来说:“怎么会呢?它是托了梦的,梦里头没说它要死啊。它请求我们救它一命,我们就能够救它一命。它是阿尼玛卿雪山狮子的转世,它保护过所有在雪山上修行的僧人,它还会来保护我们,它不会死,这么重的伤,要死的话早就死了。好好服侍吧,救治人世的病痛者,你会有十三级功德,救治神界的病痛者,你会有二十六级功德,而救治一个保护过许多苦修僧人的雪山护法的世间化身,你就会有三十九级功德。还有,这个把雪山狮子的化身带到西结古草原来的汉人是个吉祥的人,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他的伤就是你们自己的伤。”藏医尕宇陀和铁棒喇嘛“呀呀呀”地答应着。

  

丹增活佛来到西结古寺最高处的密宗札仓明王殿里,讲讲我的罗从靠着墙壁的经龛里拿出了西结古寺珍藏的据说是密宗祖师莲花生亲传的《邬魔天女游戏根本续》和《马头明王游戏根本续》,讲讲我的罗抱在怀中,称赞着大日如来、吉祥天母、执金刚、欢喜金刚、胜乐金刚、大威德布威金刚、密集金刚、时轮金刚、饮血金刚、马头观音自在、金刚亥母、大黑天、墓葬主等等藏密神祗的法号,沿着明王殿转了七个大圆满的圈,然后盘腿坐在了白色万字符的黑色卡垫上。他开始念经,他本来还要像上次部落联盟会议以后一样,念一遍他默记在心的《八面黑敌阎摩德迦调伏诸魔经》,想了想又放弃了,因为他意识到雪山狮子冈日森格和獒王虎头雪獒的狮虎之战已经有了结果,他不必再去为此费心了。他翻开怀抱里的经典,挑选着段落,轮番念起了有关邬魔天女和马头明王的《游戏根本续》。念经是为了预感,他正在预感,预感和平与战争。他必须为西结古草原乃至整个青果阿妈草原的和平幸福虔诚祈祷。

丹增活佛念诵着《三昧邪咒经》走在碉房山的小路上,曼蒂克突然问道:曼蒂克“药王喇嘛你在想什么?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念经?”藏医尕宇陀说:“我在想冈日森格呢,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样了。”丹增活佛说:“你在为冈日森格担忧吗?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去看看呢?它现在最需要的恐怕就是你了。”藏医尕宇陀说:“先见之明是佛爷的修持,我这就去了。”说着停了下来。一个铁棒喇嘛飞快地跑向寺院旁边的马厩,给他牵来了马。獒王冈日森格带着大黑獒那日光顾这里了。它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原,不错吴春把无论是断了的肋骨,不错吴春把还是烂了的胸脯和嘴脸,都跟从前没什么两样了。父亲一见冈日森格就很紧张,横挡在饮血王党项罗刹面前说:“快去看看你原来的主人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吧,别过来,千万别过来。”饮血王党项罗刹则愤恨地咆哮着——它已经可以像原来那样咆哮了:这个差一点要了我的命的狮头公獒,我一定要吃了它,吃了它。出乎意料的是,冈日森格见到饮血王党项罗刹后显得异常平静,一点点仇恨的样子也没有,坦坦荡荡地坐到对方面前,任凭对方又叫又骂,它只取友善的眼神望过去。大黑獒那日则警惕地望着饮血王党项罗刹,一副你只要扑过来我就扑过去的样子。父亲说:“好样的冈日森格,你是来配合我的吗?你真是比人聪明,至少比李尼玛聪明十倍。”

獒王冈日森格死于“文化大革命”的1967年。古老的草原纠纷和部落争斗在1967年的青果阿妈草原上突然死灰复燃,大腿一拍,大大咧咧迅速演变成了一种新的仇恨方式和仇恨的派别,大腿一拍,大大咧咧结古阿妈县的两派群众组织“草原雄鹰战斗队”和“草原风暴扞卫队”在争夺地盘和政权的武斗中,都驱使了大量的藏獒参战。这是青果阿妈草原的无极魔鬼无法无天的恶毒驱使,谁也没有能力阻止,甚至也没有能力逍遥在驱使之外。到了老年依然神勇无比的冈日森格,在为“草原雄鹰战斗队”屡屡立下战功以后,被“草原风暴扞卫队”的人用十五杆叉子枪打死在西结古的碉房山下。父亲和早已不是孩子了的七个上阿妈的孩子一起天葬了它。灵魂和肉体升天的那一刻,父亲和七个上阿妈的孩子都哭了。父亲说:“冈日森格,真想跟你一起去。这辈子不行,就等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也是一只藏獒,我也是一只藏獒啊。”獒王冈日森格一直在西结古寺里养伤,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藏医尕宇陀和又回到寺院做了铁棒喇嘛的藏扎西给了它无微不至的关怀。好像是它的委派,又恢复一副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们大黑獒那日曾经带着领地狗来学校看望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和父亲。父亲跟大黑獒那日说了很多话,然后摸摸它的肚子说:“不会是真的有了吧?”来的那天,大黑獒那日和所有领地狗朝着两顶帐房之间狂吠了许久,算是一种警告吧:“老实点,别伤害了这里的人。”两顶帐房之间的空地上,无精打采地趴卧着眼下父亲的另一个影子,那就是饮血王党项罗刹。

獒王和大黑獒果日快速来到砻宝雪山伸脚展腿的地方,讲讲我的罗抬头一看,讲讲我的罗一座冷杉森森的高地横挡在了面前。风从高地上传来,嘎保森格的吠声从高地上传来。獒王停下了,仰头望着上面,心想是什么野兽伤害了它,它的声音如此沙哑,看来的确伤得不轻。獒王虎头雪獒用吼声回应着它,吼声里没有丝毫的敌意,有的只是慰问和询问:“你怎么了,你遇到什么强敌了?我们马上就到了,等着我们。”然而对白狮子嘎保森格来说,最受不了的,就是獒王虎头雪獒这种高高在上自以为有权力关心别人的领导者的声音,就是把它看成一个软弱无能的家伙而假仁假义地前来体恤和帮助。它的心思翻译成人的语言就应该是:“耻辱啊,我居然需要它的怜悯。它用怜悯伤害了我,比敌人利牙的伤害还要残酷一百倍。”獒王虎头雪獒不再怀疑自己的判断,曼蒂克狞笑了一声,曼蒂克便风生水起,哗一下扑了过去,很轻松地把冈日森格扑倒了。它一口咬下去,虽然没咬住喉咙,但对方的脖子却无可回避地来到了它的大嘴里。为了防止冈日森格的四只爪子再次蹬踢自己,獒王这次没有骑在它身上,而是把身子旋风一样转过去,和对方的身子连接在了一个平面上,这个连接的点就是它的锋利的六刃虎牙。虎牙实实在在嵌在冈日森格的后脖颈上,歪躺在地上的冈日森格只能一次次徒劳地向空中蹬爪踢腿。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